被镇魂耽误的女人

【勋兴】此醉经年(短篇完结)

此醉经年

张艺兴已经数不出这是第几次争吵了。
连他自己都觉得惊讶,他竟然能能和吴世勋吵这么多次。他回到房间,把自己关在里面,不愿面对外面的种种。
他想一个人待一会,他怕自己见到吴世勋没办法再谈下去。他想让自己静下来,他想和吴世勋冷静下来好好谈谈,但他此刻最不想最不想见到的人还是推门走进来。
张艺兴抬头看着吴世勋一步一步走向自己。想起以前,他也是那么一步一步走进自己心里的,把他所有的伪装拆开,见到里面跳动的心脏,没有一刀子捅进去,而是抱了上去。

现在的吴世勋也是,抱住自己,把头埋进自己怀里。虽然吴世勋比自己高好多,但他终究是比自己小三岁,虽然上学早了三年,但终究还是个孩子。
什么时候开始心动的呢 ?张艺兴抓紧吴世勋的衣角,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想到。
大概就是高二的时候吧,吴世勋从别的学校转过来,据说是因为和人打架被学校劝退了,来的当天就一脸不可一世的表情,见人就翻白眼。可偏偏长得好,人又高,第一次摸底考试的时候成绩有好的不得了,女生迷他迷得神魂颠倒,想让人不注意都难。
有些人就是自带光环,到哪都是最耀眼的明星。
张艺兴很深刻地记着第一次见吴世勋的样子。被班主任领进来的时候单手提着书包,脸上还带着伤,表情倔强地不行,像是把看不起所有人,可眼底转瞬即逝的一丝孤独还是没有逃过张艺兴的眼睛。
还是个小孩嘛。
所以无论当吴世勋走到他身边坐下来故意很大声摔书包的时候还是平时故意去惹张艺兴生气的时候,张艺兴都没有生气。
后来吴世勋在张艺兴身边像是一个被驯服的小狼狗,张艺兴走在哪里,吴世勋就跟到哪里。
唯一一次张艺兴对吴世勋发火还是吴世勋逃课翻墙出去和外校的学生打架。
当时张艺兴因为发烧请了半天的假,赶回学校上晚修的时候正好看见吴世勋一个人和几个外校的小混混在小巷子里堵一个男生。
那个男生他认识。
考试次次都被张艺兴压一头,平时就喜欢对着张艺兴冷嘲热讽,昨天还在全班面前讽刺张艺兴,还说吴世勋是他的走狗。

他发呆的这短短几分钟,那个男生就被吴世勋踹地下了,张艺兴赶紧跑过去劝架,他不是圣母,却是被这个男生惹得有点烦,但一直没有撕破脸皮,看他被打其实还有点爽,可是他不能看着因为打架这事连累吴世勋。
“吴世勋!你干什么!赶紧住手!”张艺兴拉住吴世勋即将落在男生脸上的拳头。
吴世勋转了过来,那一刻的吴世勋,是张艺兴最不了解的,或者说这才是真正的吴世勋,表情一片阴翳,眼神带着嗜血的光芒,像匹狼一样盯着张艺兴。

“放手。不然,我连你一起打。”
“吴世勋你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嘛?别动手动脚的。”
“你他妈能不能别管这么多,你他他当你是我谁啊?有资格管我吗!你算个屁啊!真当我是你走狗啊傻逼!”
其实吴世勋吼完这句话就后悔了。
他不爽那个男生欺负张艺兴,也不喜欢张艺兴忍着,本来这次拉他过来没想动手,可偏偏这个男生不长眼,一直在咒骂张艺兴和吴世勋,他无所谓别人怎么说他,但他就是不爽别人说张艺兴不好。
他只知道,张艺兴是从小到大,第一个主动对他笑的人,会关心他,会包容他,连他父母都不曾这样温柔过。
他看着张艺兴放下握住他拳头的手,往后退了点,心忍不住颤了起来,一阵窒息感向他如潮水般袭来,把他淹得不知所措。
吴世勋张嘴,想要解释些什么,可是张艺兴已经开口,语气前所未有地冷淡:“行,我张艺兴什么都不算,也不是你的谁,以后你怎么着我都不会管你了,打死也不管我事,随你便吧!”说完狠狠剜了吴世勋一眼,转身离去。
张艺兴平时脾气好但也不是没有脾气,平常知道吴世勋是和他闹着玩,但这次是真的不一样,可算说出真话来了,耍自己很好玩吗?
张艺兴回到学校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和前桌调位,从倒数第二排做到第一排,也不管吴世勋回没回来,这傻逼玩意儿自生自灭吧。照常上课,连吴世勋后来进教室都没分给他一点注意力。
所以后来吴世勋想说话都没办法,高中课紧,张艺兴不是抓住上课前最后几分钟跑去厕所,就是老师拖堂拖到下一节课,吴世勋连说句话的机会都没有。他干脆在放学的时候拦住张艺兴,拦住之后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耳朵红红的手不安地绞着衣角,眼睛不敢看张艺兴,支支吾吾也没把想说的话说出来。
“没事我先走了,我急着回家。”张艺兴想走,吴世勋不知道该怎么办,一把抱住他,那时候的吴世勋还没长开,身高还比张艺兴矮一点,把头埋进他怀里,声音闷闷的:“哥哥,你....你别不理我,我之前是乱说的,对不起。”
当时自己回了什么来着,又干了什么,张艺兴却记不太清了,只记得吴世勋说话的时候气一直喷在他脖子上,真的很痒,说不清是心里还是脖子。

“哥,我真的好累。我也很想来找你,可是真的没有办法。”
吴世勋和张艺兴从高三到现在一共六年了,可是喜欢撒娇的性子还是没有变,尽管他在别人面前表现的那么成熟稳重,却还是在张艺兴面前露出最柔软的一面。
“我会等你的......”张艺兴还想说什么,却被一阵铃声打断。
吴世勋松开他去接电话,之后匆匆忙忙地说公司让他回去一趟。
他站在阳台看着吴世勋坐上车远去,眼睛有点发酸,那次冷战之后吴世勋和他描述过当时的心情,当时张艺兴还笑着说哪有这么夸张,你就编吧。这明明不是分别,可他似乎可以理解吴世勋当时心情了。他现在难受的仿佛心裂开了,难受的窒息,眼泪根本控制不住地往下流。

张艺兴喜欢吃甜的,因为可以让人心情变得更好,吴世勋就经常给他带糖吃,这次给他带了一大罐,可以吃好久,张艺兴一天吃一颗,如果吴世勋来了,就不吃,因为吴世勋比糖更能让人开心。距离上一次吴世勋离开,张艺兴已经有三个月没见到他了。打开电视放着都是吴世勋的电视剧,那么温柔的表情,那么霸道的拥吻,曾经都属于他一个人的,一开始的时候,张艺兴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自私了,连这个都能吃醋。到现在看习惯了,也就释然了,还能兴趣盎然地对比演戏和平时的不同,张艺兴从茶几翻出糖罐,摸出最后一颗糖,塞进嘴里。
打电话给吴世勋,明天是他生日,张艺兴还是想庆祝一下的。
“世勋.....”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艺兴不好意思啊,我现在没空,等我有空了再给你打电话。”
一阵忙音。
“世勋,糖吃完了,你明天回来好不好。”张艺兴像是对着电视上的吴世勋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其实张艺兴很怀念当初刚刚出来工作的时候,他们向父母出了柜,被赶了出来。两个人平时省吃俭用在北京租下一间小房子,夏天的时候闷热无比,又有很多蚊子,张艺兴皮嫩,经常被咬出几个大包,晚上根本没法睡觉吴世勋就在睡觉前的时候先躺上去,说是把蚊子喂饱了,就没力气咬张艺兴了。张艺兴现在想起来还是忍不住发笑,问他怎么办,吴世勋却正经地回答他自己皮厚,没事。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起了作用,晚上真的睡的挺好的。
那个时候是真的穷的连暖气片都买不起,冬天的时候一个比一个裹得厚,眼神对上的时候都忍不住哈哈笑,到了晚上,两个人窝在小小的沙发上,吃着通过一碗泡面,心里却前所未有地暖和。
吴世勋大学学的是表演,而张艺兴学的是作曲,两个人的工作都得从头做起,钱很少,可张艺兴真的觉得很满足。
后来,吴世勋试镜收获了一个男三号,拿了一个最佳新人奖。张艺兴借着笔名LAY写出了很多让人耳熟能详的歌。可他们距离越来越远。一个在不停赶通告,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另一个成了制作人,越来越少的见面时间。他们也换了一间大房子。但张艺兴一直觉得那里没有人烟味。他不喜欢。
第二天一早张艺兴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头条热搜“当红偶像吴世勋与小花Molly恋情曝光。”
张艺兴觉得自己也是贱,找虐点开看,吴世勋温柔的神态,贴心绅士的动作和以前一样,可他对面坐的不再是自己。
他知道是假的,哪怕吴世勋微博承认恋情他也知道是假的。
吴世勋打了电话过来。
“艺兴哥,那是炒作.....”
“我知道,没关系。”
“那..... ”他还想说什么,可是经纪人在叫他。“哥哥我先挂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
张艺兴很想问。
“您好,我是吴世勋的经纪人,您是张艺兴先生吧。”张艺兴还没放下电话,手机又响了。
“是......”
“我这次来的目的很简单,您也看到了,吴世勋先生现在事业正处在最高峰,您和他的关系一暴露,对他的影响可想而知,从神坛摔下来,摔得狠狠的,你说是不是呢。所以,不如选一个比彼此都好的办法。除非......”
“我知道了 。”张艺兴挂了电话,把头埋进膝盖。半饷,他红着眼睛开始收拾行李。

张艺兴走了,走的很干净,吴世勋没哭,而是想尽办法去找他,三天了,所有事都推了,可还是找不到,在酒吧喝了一晚上酒,回到了之前的小屋子。这间屋子红了之后被他买了下来,一切的摆设都没变,他们在这里哭过,笑过,甚至做爱,厨房,在阳台都要美好的回忆。他看着卧室里满墙的照片。忍了这么的泪水,终于忍不住崩溃大哭。
不在我身边,你还能去哪。
你不在,我该怎么办。
是我弄丢了你。



一年后
吴世勋正式获得影帝的称号,他站在台上,在上面什么也看不到,他只说了一句话:“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下台之后,他听到工作人员说没想到这个制作人这么好看,要是当演员,说不定能比很多人红呢。
吴世勋笑笑没当回事,打算离开,直到他听到那个名字,突然怔住,转过身看着台上领奖的人身体不住地发抖。他好像又听到他的名字,但他闹钟只有那个人,那个被被乐坛捧到天上的神级制作人,他手里拿着奖杯,看着吴世勋,一字一句地说:“吴世勋,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张艺兴。

“您和他的关系一暴露,对他的影响可想而知,从神坛摔下来,摔得狠狠的,你说是不是呢。所以,不如选一个比彼此都好的办法。除非你们都站在顶端,这样也没人敢说什么了。”
“我知道了。”

爱一个人 就像是渡劫。过程很痛苦可还是有人奋不顾身地想要扑上去 ,像飞蛾一样 ,哪怕遍体鳞伤 也拼尽全力去追求喜爱的的。

---------------END--------------
后记:说真的,这篇文是我在上课的时候产生的脑洞,当时是想让艺兴和别人结婚来着....(我有罪)后来想着写完之后写番外,太虐我自己也不好受 就想写世勋视角的番外,然后艺兴告诉他其实他们结婚只是为了满足父母心愿,之后就离了。
但我还是下不了手去虐他们。
这篇文其实还有很多细节没写,但奈何时间不对,马上有很重要的考试,我想在考完试之后再来修文,把我想写的细节写完,再改一下结局(说不定改成上面的结局哦)好吧我闭嘴。
名字一直是我比较难搞的东西,后来突然灵光一闪 想好了 就叫 此醉经年 吧 灵感出自柳永的《雨霖铃》:“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意思是 这一去长年相别,相爱的人不在一起,我料想即使遇到好天气、好风景,也如同虚设。就纵然有满腹的情意,又再同谁去诉说呢?
这句话我看了其实蛮感慨的 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 这却是是让人感到最心酸最遗憾的事了 也许多年之后蓦然回首 想起曾经与那人的过往 会感慨不已 心酸吧 
这一现象在同里面更是常见吧 对一个人的喜欢 不敢说出来 怕被别人说是恶心 被别人说是变态 怕父母失望 一切的一切都会阻止两个互相喜欢的人在一起。小说会把梦境描绘的很美好 可现实却依然那么残酷 
我一直以来写文 是希望编织一个梦 一个在我心里完好的梦 这次写的故事 却有些违背我的初心 我忍不住要现实一点 两人相互扶持相互陪伴 一方比一方承受的压力大
但最后让他们结束的 却是事业的成功 
这是我最开始的想法,但我没忍住,改了,因为时间匆促,无法仔细写太多,而且我也无从下手去虐他们,即使是我自己造的梦,也要是最美的梦
我希望我这个故事能打动到你。
爱一个人 就像是渡劫。过程很痛苦可还是有人奋不顾身地想要扑上去 像飞蛾一样 哪怕遍体鳞伤 也要拼尽全力追求想要的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期待你们的评论。


评论(2)
热度(59)

© 庄庄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