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镇魂耽误的女人

MB(47)

我真的很蒙蔽了蛤蛤蛤蛤,我奶奶真的把我卖了

睡不到张艺兴的人生:

补昨天的,and这章本来有辆小破车要开的,但是中途突然有个妹子发了甜兴和仙子勋的照片给我,让我觉得这样两个美好的人怎么能同流合污呢,于是就大手一挥删掉了那段,如果有想看的小可爱,可以找她 @Rell–My–Ball ,让她赔你们一辆小破车吧。



“艺兴怎么样?”陶佩玖在张书言回来的第一时候就迎了上去,张书晓紧紧跟着她。从谭生说出张艺兴是独角兽到谭生离开,再到现在,陶佩玖整个人看起来憔悴不堪,张书晓真怕她也病倒了。

“还好,你别担心。”他倒了杯睡给自己,又想起谭生的家人:“对了,阿生的爸妈回去了吗?”谭生为了张艺兴付出了太多,如果连他的爸妈都没照顾好,他真不知道张艺兴回来后怎么跟张艺兴交待。

“嗯,两个人不肯留下。”张书晓叹着气。谭生一直听张艺兴的话照顾他保护他,所有的烂摊子都有他摆平,他们现在却不能为他的爸妈做点什么。

吴世勋看着唉声叹气的三个人觉得这一幕完完全全就是对自己的惩罚。他默默的离开了张家。

“你说我拿什么赔他。”他和朴灿烈约在尤尼可恩的G区。

舞台上依旧有MB在表演,灯红酒绿的气氛,丝毫没有因为Lay的缺席而萎靡不振,只是三不五时传进耳朵的Lay这个字眼提醒吴世勋,这里确实是尤尼可恩。

朴灿烈也云里雾里的,只知道谭生为了救张艺兴牺牲了,而张艺兴又是因为吴世勋的任性才出的事,但具体是怎样的他无从得知:“我怎么知道,你们这恋爱谈得跟撒狗血一样。真是受不了。”

吴世勋看着台上跳钢管舞的男孩儿看得有点发神,刚刚,好像看到那个男孩儿脸上待了一个面具,是眼花了吗?

“恋爱?谁说我在和他谈恋爱,我们之间只是我提出来的一场交易,难道不是吗?”他忽略掉酒水的辛辣大口吞咽。

朴灿烈往沙发后一靠:“我以为那个交易只是你为了要和他在一起找的借口,难道不是吗?”

借口,什么借口?吴世勋想了想:“我为什么要找借口和他在一起,那个时候我真的只是为了让他帮我。”

朴灿烈摇摇头说:“世勋啊,就凭你现在这样,唯唯诺诺,不敢面对现实,永远都在逃避,毫无担当,不是我贬低你,你根本就配不上艺兴哥。你想和他在一起,为什么不要借口?”

吴世勋瞪着他,眼里仿佛要喷出火花:“我不喜欢他,我不需要和他在一起。我现在也只是觉得把他害成这样很抱歉而已。”

朴灿烈正面迎上他的目光,毫不留情的将事情一一剖开:“你敢说你不喜欢艺兴哥吗?那我们当年玩游戏输了接受惩罚的时候为什么你敢亲艺兴哥不敢亲我?”

吴世勋想起初二那年夏天的夏令营,输了的接受嘴对嘴吃饼干的惩罚,那时候的张艺兴还是黑胖子自己都愿意亲,却不愿意碰到白白嫩嫩的朴灿烈。

朴灿烈的话还没停下来:“你敢说你不喜欢艺兴哥吗?那你们那晚在帐篷里干什么?”

那晚他们在帐篷里干什么?

那时候张艺兴给了他一个奶油蛋糕,他吧唧吧唧两口就吃完了,张艺兴死死盯着他的嘴巴问蛋糕好不好吃,他说好吃极了,张艺兴说想尝尝,可是蛋糕没了啊……

朴灿烈帮他回忆到:“艺兴哥亲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反抗?不要告诉我你不经人事,我们小毛片可没少看,更不要告诉我你只是想让他尝尝蛋糕的味道,接下来的事情还用我再帮你回忆一遍吗?”

“不要再说了!”吴世勋闭上眼睛,眼泪从他眼角滑出。

接下来的事情还用回忆吗?张艺兴本来只是亲他嘴唇,真的一副尝尝蛋糕味道的样子,尝着尝着就伸了舌头,从嘴巴尝着尝着就尝到了脖子。他不敢回忆两人唇舌纠缠的情景,更不敢回忆后来发生的事情……

朴灿烈看着他痛苦的表情依旧没有停止的打算,正是因为作为他身边最好的朋友,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觉得靠他自己能认清他自己的感情:“怎么?要不要我再帮你找个借口?那有什么,青春期男生的性冲动而已,多正常,何必扯上爱情呢是吧。”

听着朴灿烈的讽刺,吴世勋第一次试着去剖开过去这些年的一点一滴:“我只喜欢过依依。”

朴灿烈差点儿抡起酒瓶往他脑袋上砸:“你确定你真的只爱陈依裴不爱艺兴哥吗?那你敢不敢发誓,要是你爱艺兴哥或者是只要喜欢都行,那,张艺兴就不得好死,怎么……”

样字还没有说完,吴世勋就发飙了:“你说谁不得好死!你再说一次!”

朴灿烈缩了缩自己的脖子小声嘟囔:“还说不爱,我就随便说说就要和我拼命,自己打自己脸。”

那天晚上吴世勋喝得昏天黑地,第二天就吐血,刘妈慌慌张张的叫来家庭医生,原来是得胃出血了。

“少爷啊,您说您这是何苦,既然都和张先生分开了又这样折磨自己,张先生知道了肯定会心疼的。”刘妈把养胃汤放下规劝着吴世勋。

吴世勋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要是他知道谭生离开了他不会心疼我的,再吐个十次八次的血他都不会心疼的。

被刘妈强行要求留在家里养病,吴世勋把整个文恬都丢给了金钟大,完全不闻不问,也不接收任何外界信息。

就连张艺兴被救回来他都是整个京都都处于警戒状态下才知道的。

“我说这些人也是吃饱撑的,一只什么独角兽,没了就没了吧,非要闹得人心惶惶的,出去买个菜都不得安宁。”刘妈一边洗菜,一边抱怨。

吴世勋听到独角兽三个字立马从沙发上站起来问:“你说什么?”

刘妈看了他一眼,这段时间都死气沉沉的,难得看他精神,以为他对这事儿很感兴趣,变多说了几句:“我说啊这些警察闹得人人不得安宁,连买个菜都要停车临检,城里的车堵得那叫一个厉害,比走路还慢……”

刘妈还在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他立马拿遥控器打开电视,连着换了几个台,果然,随便哪个台都在报道独角兽的消息:“凌晨两点,一批黑衣人持麻醉枪闯入研究所偷走独角兽……”

是张书言,肯定是张书言的人。吴世勋本来以为张书言会不动声色的把张艺兴救走,没想到他就这样光明正大的把人抢走了。

“少爷,您去哪儿?”刘妈看着吴世勋跑走了赶紧问了句,却还是没有得到他的回答。

张家大厅里一片死寂,所有人看着瘦了一大圈的张艺兴坐在那儿掉眼泪却无从安慰。

他们不是张艺兴,不能体会到当初两人在原始森林里相依为命是怎样一种感情,谭生这些年一直陪着张艺兴,张艺兴说什么他就做什么,什么都为了他,最后甚至愿意为了他而死。他们没有人可以和张艺兴一样感同身受,所以他们无法轻易说出人死不能复生这种话。

他捏着谭生留给他的遗书,眼泪把纸上的字迹晕染开。

 

艺兴:

你怎么还是这么犟,乖乖的相信我回老家了有那么难吗?非要看到这信才罢休是吧。

其实挺遗憾的,见不到你最后一面,不过我知道,书言肯定会把你带出来,这样也挺好的。不要自责,不要带着歉疚生活,我这条命早在九年前的时候就该交待在那条蟒手上了,又多活了这些年,不亏,一点都不亏。

不管是当特种兵还是搏击选手,我的日子总和‘刀口舔血’这个词脱不开关系,后来还好有你,我很喜欢这种普通的生活。

我爸妈有我弟妹照顾,你不用牵挂他们,你有书言照顾,我也不用牵挂你,挺好的。

艺兴啊,感情莫要强求,大步的往前走吧,不要回头看吴世勋,也不要回头看我,这样你才能真正的快乐起来。

就此告别了,我的挚友。

 

吴世勋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他知道了,他都知道谭生不在了。

陶佩玖第一个看到他:“世勋来了啊,身体好点了吗?”

听到陶佩玖的话,张书言几人也冲他点点头,只有边伯贤,这个完全知情人把脸转向一边不想搭理他。

张艺兴也看着他:“你来了啊。”

他点点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把手里的信装好,他抽了张纸擤完鼻涕说:“你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我们上去吧。”

吴世勋苦笑着,是你有话要跟我说吧,我都知道的。

两人在房间里安静的坐着,他瘦了,瘦了特别多,以前脸上还稍微有点儿肉,现在脸上的线条都锋利了,不再像以前那样看起来软萌软萌的,现在看起来很单薄,很,让人心疼。

“正月十五那天我不是同意了分手吗”

“嗯,同意了。”

“其实我也没什么要说的,叫你上来也不是想反悔。阿生让我别自责,你,也是,别自责,所有的事情都逃不开我愿意三个字,我们,就这样吧。”张艺兴很想勉强自己给他最后一个微笑,可是太难了,怎么也做不到。

“我可以反悔吗?”吴世勋看着他努力笑的样子心都被捏紧了。

张艺兴看着窗外,想了想说:“世勋啊,你向来心软又爱逃避,我一直想把你变得勇敢,现在我发现我真的做不到,不过我相信以后你以后再遇见你真正喜欢的人的时候会因为她变得积极面对所有事情的,就像你对小陈一样。”

他没有说不可以,但却更明白的说明了两人该有的结果,他也没有转身看吴世勋的表情,看了,自己可能会说可以吧。到时候再重蹈覆辙,不知道被牵连进来的人又会是谁,是他的哥哥们还是他的朋友们?他都不想再要了。

 


评论
热度(96)

© 庄庄哔 | Powered by LOFTER